纳睿雷达熟人企业低分“随同”竞标供应商拖欠农民工工资上榜黑名

发布日期:2022-05-14 20:49   来源:未知   阅读:

  20世纪60年代,相控阵雷达问世,发展至今军用雷达已经广泛地采用了相控阵技术。而民用领域中,该技术在天气现象的快速识别中显现明显优势。而广东纳睿雷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纳睿雷达”)作为布局该赛道的一员,在产业化发展中,高级人才需求迫切或系其面临的挑战之一。

  上市背后,纳睿雷达身后的问题同样值得关注。2018-2021年,与纳睿雷达同场竞标的企业,多次现低分“陪跑”的异象,而同场竞标企业与纳睿雷达实控人或关系匪浅。此外,供应商曾多次因安全问题遭处罚,且该供应商还曾因拖欠农民工工资上榜“黑名单”。至此,纳睿雷达的供应商遴选机制或遭拷问。

  不少上市公司及拟上市公司业务经营中,涉及招标投标活动,纳睿雷达就是其中之一。值得注意的是,与纳睿雷达同场竞标的企业,多次现低分“陪跑”的异象,而同场竞标企业与纳睿雷达实控人或关系匪浅。

  据纳睿雷达签署于2022年3月8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招股书”),报告期内,纳睿雷达主要通过招投标以直销方式对外销售雷达产品,其产品目前主要应用于气象探测领域。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2年3月8日,XIAOJUN BAO(包晓军)和SULING LIU(刘素玲)夫妇通过加中通,共同控制纳睿雷达55.42%股份,包晓军及刘素玲可以通过加中通对纳睿雷达的日常经营管理施加决定性影响,为纳睿雷达的共同实际控制人。

  据招股书,2020年12月至招股书签署日2022年3月8日,包晓军任纳睿雷达董事长、总经理。2018年6月至招股书签署日2022年3月8日,包晓军任广东省气象探测数据中心(以下简称“气象探测中心”)特聘专家。

  据政府采购网2018年12月14日发布的“广州相控阵天气雷达购置项目(项目编号:FEGD-CT181060)中标结果公告”,2018年11月7日,广州市气象台委托广东远东招标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东招标”)对广州相控阵天气雷达购置项目”采用公开招标进行采购,候选供应商分别为纳睿雷达、广东省气象计算机应用开发研究所(以下简称“气象研究所”)、北京华云东方探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云东方”)。纳睿雷达、气象研究所、华云东方的综合得分分别为88.92分、49.34分、30.6分。其中,纳睿雷达为项目的中标供应商,中标总价为4,236万元。

  据政府采购网于2019年4月9日发布的“广州国际航运中心气象保障工程购置经费项目(项目编号:FEGD-CT19055)中标结果公告”,2019年4月8日,广州市突发事件预警信息发布中心委托远东招标对“广州国际航运中心气象保障工程购置经费项目”采用公开招标进行采购,候选供应商分别为纳睿雷达、气象研究所、广州市华云科技服务公司,上述三家公司的综合得分分别为67.2分、45.71分、26.57分。其中,纳睿雷达为项目的中标供应商,中标金额为999.8万元。

  据政府采购网发布于2019年2月21日发布的“广东省江门市气象局江门相控阵天气雷达采购项目(CLF0119JM00ZC06)的中标、成交公告”,2019年1月29日,广东省江门市气象局(以下简称“江门市气象局”)委托广东采联采购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采联采购”)对“江门相控阵天气雷达项目”采用公开招标进行采购,候选供应商分别为纳睿雷达、气象研究所、华云东方,上述三家公司的综合得分分别为90.32分、43.8分、37.15分。其中,纳睿雷达为项目的中标供应商,中标金额为918.86万元。

  据政府采购网于2020年3月9日发布的“江门X波段双极化相控阵天气雷达精细化观测系统采购项目中标公告”,2020年3月6日,江门市气象局委托远东招标对“江门X波段双极化相控阵天气雷达精细化观测系统采购项目”采用公开招标进行采购,候选供应商分别为纳睿雷达、广州市双一气象器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一气象”)、气象研究所,上述三家公司综合得分分别为78.6分、22.88分、47分。其中,纳睿雷达为项目的中标供应商,其中对“X波段双极化有源相控阵天气雷达设备”、“双偏振X波段有源相控阵天气雷达软件”的中标金额分别为1,440万元、960万元。

  据政府采购网于2021年1月13日发布的“广东省东莞市气象局东莞市气象综合观测能力提升工程-X波段双极化有源相控阵天气雷达设备及附属设备系统配套服务的中标(成交)公告”,广东省东莞市气象局委托远东招标对“东莞市气象综合观测能力提升工程-X波段双极化有源相控阵天气雷达设备及附属设备系统配套服务项目”采用公开招标进行采购,候选供应商分别为纳睿雷达、双一气象、气象研究所,上述三家公司的综合得分分别为75.52分、30.05分、38分。其中,纳睿雷达为项目的中标供应商,中标金额为3,504.8万元。

  即是说,2018-2021年间,气象研究所曾5次与纳睿雷达同场竞标,纳睿雷达均中标,而气象研究所皆为第二名。

  值得注意的是,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气象研究所成立于1992年8月26日,法定代表人为王明辉,经营范围为气象设备、仪器的销售、检测、维修及相关技术的咨询、培训等。截至2022年5月10日,气象探测中心为气象研究所的股东,持有气象研究所100%的股权。

  也就是说,与纳睿雷达同场竞标5次的气象研究所,系气象探测中心的全资子公司,而纳睿雷达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包晓军为气象探测中心的特聘专家。

  据招股书,2018年5月至招股书签署日2022年3月8日,纳睿雷达董事长兼总经理包晓军任中国气象局气象探测中心(以下简称“气象中心”)特聘专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

  据政府采购网于2020年10月26日发布的“惠州新一代天气雷达设备购置安装及软硬件中标公告”,惠州市气象局委托惠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对“惠州新一代天气雷达设备购置安装及软硬件项目”采用公开招标进行采购,候选供应商分别为纳睿雷达、双一气象、华云东方,上述三家公司的综合得分分别为91.16分、36.95分、43.29分。其中,纳睿雷达为项目的中标供应商,中标金额为3,722.89万元。

  据政府采购网于2020年9月25日发布的“中山市气象局X波段相控阵雷达协同组网建设项目中标公告”,中山市气象局委托智林招标(广东)有限公司对“X波段相控阵雷达协同组网建设项目”采用公开招标进行采购,候选供应商分别为纳睿雷达、双一气象、华云东方,上述三家公司的综合得分分别为91.3分、37.51分、59分。其中,纳睿雷达为中标供应商,中标金额为2,642.77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及公开信息,华云东方成立于2002年8月30日,法定代表人为杜建苹,经营范围为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培训、技术推广,技术检测,计算机系统服务等。截至查询日2022年5月10日,气象中心、中国华云气象科技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华云气象”)为华云东方的股东,分别持有其40%、60%的股权。

  可见,2018-2020年,华云东方曾4次与纳睿雷达同场竞标,且综合得分均低于纳睿雷达,而纳睿雷达实控人包晓军,系华云东方持股40%的股东气象中心的特聘专家。

  据招股书,深圳网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网湾科技”)系纳睿雷达实控人刘素玲之妹夫刘泉持股80%,并担任执行董事、总经理的企业。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网湾科技成立于2015年11月26日,截至查询日2022年5月10日,其法定代表人为刘泉,经营范围为计算机软件开发,互联网信息的技术服务,网站的运营维护,从事广告业务。刘泉为网湾科技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年3月15日,网湾科技进行了投资人变更,变更前,刘泉持有网湾科技70%的股份,变更后,刘泉持有网湾科技80%的股份。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0年,网湾科技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1人、0人、1人。

  据政府采购网于2018年10月12日发布的“中国气象局广州热带海洋气象研究所广州强降水机理及超高分辨率预报预警技术研究之暴雨增强观测试验服务项目(重招)中标公告”,2018年9月7日,中国气象局广州热带海洋气象研究所委托采联采购对“广州强降水机理及超高分辨率预报预警技术研究之暴雨增强观测试验服务项目(重招)”采用公开招标进行采购,候选供应商分别为纳睿雷达、深圳市极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极限网络”)、网湾科技,上述三家公司的综合得分分别为96.6分、30.92分、30.47分。其中,纳睿雷达为项目的中标供应商,中标金额为129.68万元。

  也就是说,2018年,纳睿雷达与其实控人刘素玲妹夫刘泉控制的网湾科技同场竞标。值得注意的是,2018及2020年,网湾科技的社保缴纳人数仅为1人。

  上述情形或表明,2018-2021年,与纳睿雷达同场竞标的企业中,气象研究所系气象探测中心的全资子公司,华云东方为气象中心持股40%的企业,而纳睿雷达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包晓军为气象探测中心与气象中心的特聘专家。此外,2018年,纳睿雷达与其实控人刘素玲之妹夫刘泉持股80%的网湾科技同场竞标,而2018及2020年,网湾科技的社保缴纳人数仅为1人。而且,在上述招投标过程中,气象研究所、气象中心、华云东方、网湾科技综合得分远低于纳睿雷达。其中是否存在低分“陪跑”的异象?而实控人作为特聘专家对上述“低分”陪跑的企业影响几何?犹未可知。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1-6月,为纳睿雷达提供雷达塔的建设服务的第一大供应商,社会责任或遭拷问。

  据招股书,2021年1-6月,山东军辉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军辉建设”)为纳睿雷达第一大供应商,纳睿雷达对军辉建设的主要采购内容为配套基础设施,采购金额为312.94万元,占其当期总采购金额的比例为9.6%。

  据招股书,2021年2月22日,纳睿雷达与军辉建设签订了两项重大合同,合同标的均为雷达塔,目标金额分别为105万元、128万元。

  据签署日为2021年9月30日的《关于广东纳睿雷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审核问询函之回复报告》(以下简称“回复意见”),在“惠州新一代天气雷达设备购置安装及软硬件项目”中,纳睿雷达与河北新征程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征程建筑”)、军辉建设签订工程合同,约定其在25个日历日内完成4座雷达塔的建设。雷达塔建设的开工时间是2020年11月10日,新征程建筑、军辉建设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义务。雷达塔建成后,纳睿雷达将雷达设备运输至客户指定地点,并进行了安装调试,于2020年12月16日组网安装完毕。

  换言之,2020年及2021年1-6月,纳睿雷达与军辉建设均存在交易,且其交易内容为雷达塔的建设。

  据荣成市政府援引自荣成市应急管理局2021年6月7月发布的“山东军辉建设集团有限公司“4·29”高处坠落事故调查报告”,2021年4月29日,军辉建设员工王明睿在对荣成市浩润能源有限公司3,097.9千瓦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施工时,踩穿施工车间房顶的采光带跌落地面,造成1人死亡。

  事故调查组认为,该事故的直接原因为:军辉建设员工王明睿在车间房顶作业时没有采取系安全带或安全绳等安全防护措施,误踩采光带,采光带被踩穿,致其跌落地面死亡”。间接原因为:军辉建设项目负责人履行安全生产管理职责不到位,未按规定学时对新入职人员王明睿进行岗前安全教育和培训,没有对车间房顶高处作业现场采取系安全带或安全绳等安全防护措施等等。

  在此次事故中,军辉建设作为安全生产责任主体,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对事故的发生负有主要责任。

  也就是说,军辉建设曾存在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的问题,间接导致安全事故的发生。

  据信用中国披露的A1132021046号文件,2021年11月22日,军辉建设因未进行进场安全生产教育,安全隐患未消除的部位仍施工作业,使用安全隐患未消除的设备、设施,项目负责人未在现场带班等违法事实,被天津市北辰区住房和建设委员会处以23万元的罚款。

  据苏苏张应急罚﹝2021﹞772号文件,2022年1月13日,军辉建设因工人管华堂从事高处作业但未经专门培训取得高处作业证,被张家港市应急管理局处以1.8万元的罚款。

  据珠金建罚(2022)1号文件,2022年1月17日,军辉建设因施工的珠海汇科环境科技有限公司污泥资源化综合利用项目存在7项安全隐患,被珠海市金湾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处以5万元的罚款。

  据信用中国2019年1月2日发布的公开信息,军辉建设因拖欠95名劳动者劳动报酬共计155万元,其拖欠工资“黑名单”信息被纳入信用信息共享平台,由相关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依法依规实施联合惩戒。

  据淄博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2021年11月26日发布的“关于2021年度全市住建领域拖欠农民工工资企业及个人处理意见的通报”,军辉建设因在山东奥杰众明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催化剂生产项目中,未严格履行农民工工资支付有关制度导致出现多起农民工工资拖欠投诉,或存在确认属实的拖欠投诉案件未及时处置化解,造成影响,予以全市通报批评,给予信用扣分,责令整改。

  问题远不止于此。报告期内,与纳睿雷达交易逾千万的供应商存在“零人”异象,且旗下人员或涉嫌“挂证”。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纳睿雷达的主要原材料采购中,配套基础设施的采购金额分别为371.49万元、359.39万元、1,300.55万元、662.22万元,占其当期主要原材料采购的比例分别为19.72%、12.2%、20.97%、20.32%。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新征程建筑分别为纳睿雷达第二大、第二大、第一大、第二大供应商,纳睿雷达对新征程建筑的主要采购内容为配套基础设施,采购金额分别为338.11万元、261.06万元、798.89万元、231.5万元,占其当期总采购金额的比例分别为17.95%、8.86%、12.88%、7.1%。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纳睿雷达对新征程建筑的累计采购金额为1,629.56万元。

  据回复意见,在“福建省福州市气象局的X波段双偏振相控阵天气雷达项目”中,纳睿雷达与新征程建筑签订工程合同,约定新征程建筑在25个日历日内完成2座雷达塔的建设。雷达塔建设的开工令时间是2020年9月1日,新征程建筑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义务。

  据回复意见,在“中山市气象局的X波段相控阵雷达协同组网建设项目”中,纳睿雷达分别与新征程建筑、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中山铁塔股份”)签订工程合同,约定新征程建筑与中山铁塔股份在45个日历日内完成2座雷达塔的建设。雷达塔建设的开工令时间是2020年9月28日,新征程建筑和中山铁塔股份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义务。

  据河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2021年9月30日发布的“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公示省级认定的138名注册证书异常人员名单”,河北省住建厅对2020年7月1日二级建造师、二级注册建筑师、二级注册结构工程师等事项委托下放以来执业资格注册信息进行了专项检查,并公示检查中发现的138名注册证书异常人员名单。其中,尹宁在新征程建筑及邢台市庚鑫建筑安装有限公司存在同一人在不同公司持有多证的情况,或涉嫌“挂证”。河北省住建厅将依法对构成“挂证”事实的相关企业和注册人员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也就是说,作为与纳睿雷达累计交易超一千六百万元的供应商,新征程建筑旗下人员出现“挂证”的异象。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1年,新征程建筑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及公开信息,新征程建筑成立于2009年2月18日,法定代表人为李更军,股东为李更军、高振兰。截至查询日2022年5月6日,李更军、高振兰各持有新征程建筑50%的股份,李更军为新征程建筑的实控人。

  据公开信息,截至查询日2022年5月10日,李更军控制的企业只有新征程建筑,高振兰控制的企业为衡水怡安物业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怡安物业”)。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怡安物业成立于2018年8月14日,法定代表人为高振兰,其股东分别为高振兰、王子辉。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1年,怡安物业的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总而言之,军辉建设作为纳睿雷达的供应商,其不仅曾因安全问题被罚,且曾存在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的问题而间接导致安全事故的发生。此外,军辉建设还曾因拖欠劳动者工资两度被“点名”。值得一提的是,与纳睿雷达累计交易逾千万元的供应商新征程建筑,2018-2021年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旗下人员现“挂证”异象。至此,纳睿雷达的供应商遴选机制或遭拷问。

  上述问题对于纳睿雷达而言或冰山一角,此番上市能否经受住资本市场的“风浪”?

  关键词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为祖国而战!俄罗斯总统普京胜利日阅兵讲线号线时起全线停运,至此上海轨交全网...